顶级律所被告!长达5年的5亿跨国诉讼案落下帷幕!天威新能源诉达

  公开资料显示,达维法律事务所创立于1849年,是一家总部在纽约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达维的700多名律师通过其设立在纽约、香港、北京、加州硅谷、华盛顿特区、伦敦、巴黎、法兰克福、马德里、东京的办事处为各行业的知名企业在最具挑战性的领域提供专业服务。达维的主要业务部门包括公司法律部、税务法律部和诉讼部等。

  资本邦了解到,原告天威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威新能源)诉被告达维律师事务(DavisPolk&WardwellLLP)法律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法院于2014年11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

  2014年12月22日,达维律师事务所称“涉案纠纷为多年前法律服务需要时间收集证据,其为外籍律师事务所需要与总部沟通且年底各种假期临近、客观上无法按期完成举证等原因”,向法院提出延长举证期限申请。

  2015年3月24日,天威新能源称“本案所涉法律服务上溯至2009年历时较长、所涉目标公司位于美国且该公司已进入破产程序取证较难等原因”,向法院提出延期举证申请。

  2015年6月1日,天威新能源又向法院提交延期提交证据翻译件申请。法院合议庭经评议同意了天威新能源、达维律师事务所的延期举证申请。

  2015年3月24日,天威新能源向法院提交了《证据保全申请书》,请求法院保全达维律师事务所为提供委托服务而形成的全部工作记录及文件资料。

  法院合议庭经评议,认为天威新能源提出的证据保全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一条的规定,予以驳回。天威新能源、达维律师事务所均分别向法院提交了《准许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法院予以同意。2015年9月18日,天威新能源的证人理查德?迈尔斯?斯塔尼斯劳(RICHARDMILESSTANISLAW)、黎北熊、陈某出庭作证;2015年9月21日,达维律师事务所的证人尼古拉斯?凯斯纳?豪森(NICHOLASCALCINAHOWSON)、理查德?李?斯泰西(RICHARDLEESTACEY)出庭作证。

  法院于2015年10月22日、23日、12月11日进行了证据交换,于2016年2月25日、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天威新能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传宁、陈卓,被告达维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代表人张新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铭、邓友平均某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天威新能源起诉称:2009年8月16日,天威新能源与达维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协议,委托达维律师事务所作为其收购HOKUSCIENTIFIC,INC.(2010年更名为HOKUCORPORATION,以下统称HOKU科技公司)60%股权的特别律师。

  2009年9月11日,达维律师事务所向天威新能源出具了《新能源公司投资重组美国HOKU科技有限公司境外投资项目法律尽职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法律尽职调查报告》)。

  2009年9月23日,达维律师事务所向天威新能源出具的关于投资并购HOKU项目的《法律意见》称未发现目标公司的主要合同有重律瑕疵。天威新能源并购完成之后逐渐发现达维律师事务所在其《法律尽职调查报告》中的众多结论性意见与事实不符,掩盖了目标公司主要合同的法律风险,使天威新能源丧失了在正确、全面了解目标公司主要合同法律风险的基础上进行投资决策的机会,造成天威新能源投资总计遭受了5亿多美元的直接投资损失。

  此外,天威新能源近期调查发现,达维师事务所向天威新能源提供的服务团队成员不具备发表相关法律意见所应具有的全部法律职业资格,故请求判令达维律师事务所向天威新能源赔偿损失共计人民币5亿元、判令达维律师事务所退还已支付的律师费人民币4216484元、判令达维律师事务所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1.天威新能源提出的诉讼请求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天威新能源的子公司天威新能源(成都)硅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威硅片公司)与HOKU科技公司设在美国爱达荷州的全资子公司HOKUMATERIALS,INC.(以下称HOKU材料公司)于2008年8月4日、2008年9月14日共签署了两份为期十年的总额约5亿美元的多晶硅合同(以下称长期供货合同),在天威硅片公司与HOKU材料公司签署该长期供货合同时,HOKU材料公司在爱达荷州的多晶硅工厂正在建设中,并未开始投产。截至2009年6月30日,天威硅片公司共向HOKU材料公司支付了7900万美元的巨额定金,达维律师事务所对此项合同未提供任何法律服务。在天威硅片公司支付巨额定金后,HOKU材料公司的多晶硅项目后期建设资金断裂、工程处于停滞状态,公司面临破产。

  天威新能源为避免损失,决定将此前已付的7900万美元定金中的5000万美元转为对HOKU科技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同时为HOKU提供5000万美元的信贷支持。具体方式为:由HOKU科技公司向天威新能源定向增发一定数额的股份,增发完成后天威新能源持有HOKU科技公司60%的股份,作为对价,天威新能源的子公司天威硅片公司在长期供货合同项下向HOKU材料公司支付的5000万美元定金被抵销。(此交易以下称为收购项目,交易方式以下称为债转股和定向增发方式)。

  由于HOKU科技公司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收购其股权涉及美国众多法律问题,鉴于此,天威新能源正式于2009年8月16日聘用达维律师事务所就此交易提供美国法律服务。根据双方签署的《聘任函基本条款》(以下简称《聘任函》)的约定,达维律师事务所仅提供美国法律服务,并不就任何商业领域内的任何事项或任何商业判断提供任何服务。达维律师事务所尽职地为天威新能源提供了法律服务。2009年9月28日,天威新能源与HOKU科技公司签署了《证券购买协议》,并于2009年12月22日完成交割成为持有HOKU科技公司60%股份的控股股东。

  达维律师事务所为天威新能源提供了《聘任函》约定的法律服务,根据约定,达维律师事务所应当向天威新能源收取约88万美元,但天威新能源还是希望按照《聘任函》预估的45万美元支付,最终达维律师事务所收取了45万美元的律师费(含税)另加35100美元的相关杂费(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3313233元)。天威新能源所称的人民币4216484元的律师费除了包括前述为收购项目所支出的费用外,还包括收购项目完成后,达维律师事务所就HOKU科技公司的公司治理、高管人员的聘用和解雇以及注册登记等后续工作所产生的费用。根据《证券购买协议》的规定,HOKU科技公司需承担天威新能源因收购项目所产生的不超过100万美元的实报实销费用(包括合理的顾问费用),天威新能源就收购项目向达维律师事务所所支付的律师费已由HOKU科技公司承担。在收购完成后,在网上怎么看湖南卫视在线直播,天威新能源又以其他方式陆续为HOKU科技公司的多晶硅项目提供了据称高达数亿美元的担保和后续投入,对后续追加的投入与担保,天威新能源并未事先咨询达维律师事务所意见,亦未聘请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根据天威新能源的母公司保定天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威集团)2013年11月26日的公告,在天威新能源以债转股和定向增发方式投资HOKU科技公司以后,“2011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光伏产业发展遇到巨大的困难,全球光伏产业增速放缓,产品价格大幅度降低,而HOKU多晶硅项目投产后的成本水平已难以适应未来市场竞争的需要”;“为了避免扩大损失,2011年底HOKU多晶硅项目被迫停止建设”。同时,“HOKU科技公司股价一路走低,自2011年11月29日起,HOKU科技公司股票收盘价连续低于每股1美元”。

  2012年7月6日,HOKU科技公司董事会做出退市决定,并于2012年7月26日从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退市。“随着持续恶化的市场形势,HOKU多晶硅项目已无复工的可能。”基于此,HOKU科技公司于2013年7月2日启动了破产程序,向美国爱达荷州破产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对于HOKU科技公司破产所涉事宜,天威新能源于2012年至2014年间仍然委托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另,天威新能源于2012年至2013年间就涉及HOKU科技公司的一个潜在合资项目和尝试出售HOKU科技公司的一家子公司的交易委托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

  可见,天威新能源对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是满意的。2014年6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以下称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对天威新能源的最终控股公司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兵装集团)2012年度财务收支的审计结果,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果指出:“天威集团新能源等投资存在决策不规范、效益不佳甚至严重亏损等问题”;“2010年至2012年,天威集团未经发展改革委批准擅自上调投资计划,实施的境外新能源投资项目因设计缺陷等原因被迫停工、破产清算”。

  2.本案应适用美国法律作为审理本案的准据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

  本案是委托合同纠纷,根据约定达维律师事务所是主要义务履行人,而天威新能源就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美国法律服务支付费用。天威新能源支付费用的义务是金钱义务,较为简单,也是一般合同的共性,不能反映委托合同的本质特征;而达维律师事务所对于委托合同项下义务的履行(非金钱履行)则较为复杂,故履行义务最能体现委托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应当为受托人达维律师事务所。达维律师事务所是在美国纽约州注册的美国律师事务所,其登记地和经常居所地(即主营业地)为美国纽约州纽约市莱克星敦大道450号。

  而且,就达维律师事务所履行《聘任函》项下的义务而言,除了张新华律师外,达维律师事务所多达十余位的主要律师团队的常驻地均不在中国大陆境内,故本案应当适用美国法律。从其他与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角度分析,目标公司HOKU科技公司的公司登记成立地在美国特拉华州,其经常居住地(即主营业地)在美国夏威夷州,达维律师事务所协助天威新能源起草的主要收购交易文件亦适用美国纽约州法律,因此其他与委托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仍然指向美国法律。本案双方约定对律师费产生争议(争议金额不超过5万美元)可以根据美国纽约州法院首席执行官规则第137条的规定提交仲裁,由此也可以看出争议双方倾向于适用美国法律解决双方关于《聘任函》的争议。

  3.达维律师事务所认为本案应当适用美国律师执业准则以判断达维律师事务所是否审慎、勤勉、尽职地履行了委托合同约定的义务。达维律师事务所是在美国注册的律师事务所,天威新能源聘请达维律师事务所就收购项目向天威新能源提供美国法律服务,达维律师事务所为天威新能源就收购项目所配备的律师团队成员均是美国执业律师,在为天威新能源提供法律服务的过程中仅就收购项目所涉美国法律提供相关意见和服务。判定达维律师事务所在为天威新能源提供美国法律服务期间是否审慎、勤勉、尽职地履行了委托合同约定的义务等事项时,应以美国律师执业相关的执业准则为判定标准,此亦说明本案与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应为美国法律。

  4.天威新能源仅仅只是指控,并未指明其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亦未提供证据,故天威新能源的诉讼请求不成立。

  其一,天威新能源仅只是在起诉状中指控“达维律师事务所对于多晶硅项目工程、采购和建设管理服务协议出具的‘不存在其他对拟议交易的重大不利约定’的结论性意见与事实不符”,但并未提供任何具体事实与理由及证据。天威新能源在论述《工程设计、采购和施工管理协议》时述称存在“重大不利约定”和“存在法律瑕疵”,亦未提供事实、理由与证据。天威新能源并未指明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在哪些方面违反或者不符《聘任函》的约定,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与天威新能源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达维律师事务所已根据双方的约定,审慎、勤勉、尽职地履行了合同义务,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也不存在任何过错或过失,向天威新能源提供的法律服务符合美国律师执业准则。

  其二,天威新能源投资项目的商业风险及其对该等风险的判断不属于达维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服务范围,也不属于律师执业范畴。根据双方《聘任函》对法律服务范围的约定,达维律师事务所仅限于就天威新能源收购HOKU科技公司60%股权的项目提供法律服务。对于天威新能源收购项目的商业风险、收购项目后的经营管理,HOKU科技公司运营中的商业风险等事项,均不属于达维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服务范围。达维律师事务所于2009年9月11日向天威新能源出具的《法律尽职调查报告》中明确说明:基于尽职调查仅涉及拟议交易有关的美国法律事务事宜,天威新能源并不期待达维律师事务所的尽职调查对会计、财务、商务、税务、保险或其他业务方面所可能产生的影响或其所审阅的信息及尽职调查报告中所包含的信息在非美国法律方面所可能产生的影响进行审查或评估。限于尽职调查的范围和程序以及一般法律尽职调查的性质,达维律师事务所的报告并不必然揭示商务内在的所有风险,并且达维律师事务所不就上述尽职调查的范围和程序是否足够承担任何责任。天威新能源作为一家专业的多晶硅生产企业,清楚了解建设一家大规模的多晶硅生产工厂的商业风险。此外,李易峰的照片清晰 和有关他的一切资料,天威新能源还聘请了国际专家及国际专业咨询机构进行财务和税务尽职调查,安排技术人员进行技术尽职调查,同时安排兵装集团、天威集团等组成的考察团分期分批赴美开展实地考察,对该项目进行了全面的商业、财务和技术尽职调查。

  其三,达维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具有良好声誉的美国律师事务所,在跨境并购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达维律师事务所为天威新能源项目配备的律师团队可以就美国联邦法、纽约州法律及《特拉华州公司法总则》提供法律服务,不存在任何违反法律法规或执业规则的问题。根据《汤姆森路透社》等排名统计,达维律师事务所是各类法律业务中排名第一名次数最多的律师事务所。在中国业务领域,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也得到客户及市场的高度认可。其四,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天威新能源在收购项目完成后仍持续寻求达维律师事务所的专业法律服务,此事实亦证明其肯定与认可达维律师事务所此前提供的法律服务。在达维律师事务所为天威新能源就收购项目提供法律服务期间,以及该收购项目于2009年12月交割完毕之后长达数年时间里,天威新能源从未对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提出任何异议,且对达维律师事务所的服务予以认可并于收购项目完成后结清了律师费。

  之后,天威新能源还曾先后多次就涉及HOKU的其他事项寻求达维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服务,HOKU材料公司多晶硅项目于2011年底停止建设,2013年7月向美国法院提交破产申请,而天威新能源最近一次向达维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的时间是2014年1月。此外,天威新能源还曾于2012年在多晶硅项目终止后仍对达维律师事务所服务作出肯定评价。

  其五,天威新能源海外投资失利和遭受损失的根本原因是全球光伏产业整体大幅度下滑和天威新能源自身商业判断失误,与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无关。如前述事实,天威新能源的投资安排先是基于7900万美元巨额定金的可能损失,收购HOKU科技公司之后又以其他方式陆续为HOKU材料公司的多晶硅项目提供了据称高达数亿美元的担保和后续投入,这些完全属于天威新能源的商业决策,与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无关。天威集团亦在2013年11月26日的公告中明确指出了HOKU科技公司破产的原因。

  综上,天威新能源在多晶硅项目上投资失利的真正原因是全球光伏产业整体大幅下滑和天威新能源的严重商业判断失误。

  5.天威新能源在面临国有资产审计时,意图将自身商业决策错误的责任转嫁给达维律师事务所,达维律师事务所对此保留追究天威新能源法律责任的权利。2011年国家审计署发布的兵装集团2009年度财务审计结果显示,“天威新能源在2008年3月未经慎重决策与美国HOKU签订了10年期、4.68亿美元的购货合同,并支付了7900万美元的货款。2009年HOKU濒临破产,无法履约。天威新能源以债转股方式控股HOKU,并继续投入近1亿美元”

  。国家审计署还指出:“因项目后期投资缺口巨大,截至审计日仍然未能建成投产,前期投资面临风险”。2012年国家审计署对兵装集团的审计结果指出“所属天威集团新能源等投资存在决策不规范、效益不佳甚至严重亏损等问题”,“2010年至2012年,天威集团未经发展改革委批准擅自上调投资计划,实施的境外新能源投资项目因设计缺陷等原因被迫停工、破产清算”。

  达维律师事务所认为,由于天威新能源正面临中国有关部门对国有资产审计发现的问题进行追责的重大风险,天威新能源意图通过本案诉讼将自身责任转嫁,达维律师事务所对此保留向天威新能源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故恳请法院驳回天威新能源的所有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如下:一、本案法律服务合同争议应适用的法律;二、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的范围;三、达维律师事务所是否具备相应资质履行义务;四、达维律师事务所是否依照“DueDiligence(尽职调查)”标准提供案涉法律服务;五、天威新能源的损失是否与达维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相关。

  综上,天威新能源在本案中的举证并未能证明其提出的赔偿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存在,其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的解释》第九十条、五百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外民事或商事合同纠纷案件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案件受理费2562882.42元,由天威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天威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达维律师事务所(DavisPolk&WardwellLLP)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香港六合数字| 神算子看图中特七十期| 横财富超级中特网香港| 通天报正版图2019官网| 小鱼儿高手论坛| 刘伯温慈善研究资料| 世外桃园藏宝图 世外桃源图片| 金鸡六合高手坛| 情报策略论坛| 香港马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