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225446.com >

www.225446.com

王开方:道法自然

  “物种是被设计的”,王开方的这个设计论有别于神造论,在他看来,神灵们是一群设计师。一直以来,科研学者、艺术家和设计师都曾经试图把握对人生的神秘求索。

  尝试艺术创作、设计、旅行、跑步、探险,与其虚伪地活在生之枷锁中,王开方选择用经历丈量时间和土地。“我认为设计师最重要的作品就是他的人生。”王开方的40岁生日是在南极度过的,这个冰天雪地中物我两忘的自然圣地,让王开方暂时忘却了现实中拧巴的文明,而是尝试在冰山和海洋中,感受久违的人性与自然同逻辑共呼吸的部分。归来后的王开方整理出版了一本厚厚的作品和文论集《行云流水》,包括对多年游历与创作的陈述和评论,也是对个人生涯的一次回应。

  做了20多年200多项各类创作,走过80多个国家,在这种过程中感受客观世界的奇妙,“我通过感悟和学习,更知所做的艺术和设计还问题太多,但是起码都是发心的引导。在我心中关注的不是大师,更关注在身边的更具生命力的自然本身。对自然的感知力越增加,越是感受到它的伟大和完美。我们可以用望远镜看到浩渺宇宙,但无论看多远都是无穷的;我们用显微镜看微小世界,无论看多小总是无限的。”王开方将自然本身看作神灵的设计作品,在不断的感受和博弈中,他总是能找到自己最谦虚的位置,没有人的作品能比自然本身更加完美。出生于外交官家庭的王开方一直将行走看做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的完整性在他心中比别人有更多的诠释,如果不能真切地、全面地感受世界,那对世界的认知也是间接而片面的。“无论什么设计我都有兴趣参与,我希望让我的神经末梢感受和领悟更多。这就是我的人生到40多岁的经历。”

  走访地球上很多国家后的王开方以乐观的心态、悲观的观点看待世界和设计本身,而这正是人们普遍不愿面对的。谁会愿意相信自己的人生只是一次尘埃的旅程?于是文明再次被他讥笑和嘲讽,“我认为人类文明的现状很是可悲,人类这一物种也是最辛劳最可怜的生物。”虽然如此认知,但王开方与自己达成和解,“我不会活得像神经病,还要更好地生存。建筑业是一个罪恶的行业,比别的行业有更大的破坏力,我做一些设计尽量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在这一过程中,王开方不断贬损人类生存的行为,又在自己建造的文明荒原上寻找一片星辰,这似乎正反映为是文明本身的过程。当人的科学认识逐渐使自然去魅化后,留下的是一片烤火之后焦灼的遗迹。

  “假如有一天我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亲友们不必悲伤,大家开个party(聚会)欢送我就好,死亡只是能量的另一种转换。”相信某种智慧存在的王开方也相信一个未知空间的存在,走向人生反面后的心中留存有一片爱。“有句话说,如果宇宙真的存在一个中心的话,那就是爱。”他补充道。

  “我担心环保的未来,我们所做的环保,整个过程还是不环保的。我们谈的时尚、发展,本身就意味着消耗和破坏,无欲无为才能真正恢复生态,我们做得到吗?但是这些起码在以自然为代价的同时向自然学习,我相信未来的文明依然需要从大自然中感悟如何创造。


香港六合数字| 神算子看图中特七十期| 横财富超级中特网香港| 通天报正版图2019官网| 小鱼儿高手论坛| 刘伯温慈善研究资料| 世外桃园藏宝图 世外桃源图片| 金鸡六合高手坛| 情报策略论坛| 香港马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