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225446.com >

www.225446.com

比流感还厉害的病毒正在侵蚀孩子的肺

  流感已经弄得人心惶惶,交叉感染的恐惧让众多家长在开学季,夜不能寐,寝食难安。但除了熟悉的流感病毒外,另一个隐匿的杀手病毒,正逐渐被关注中,初现狰狞——

  “孩子吃了几天奥司他韦没有效,拍片提示肺部有阴影,看了两家综合大医院、一家儿童专科医院,直到在第四家医院住院才发现是‘腺病毒感染’。”80后妈妈徐娜表示,连一些医生都不大了解,家长又如何晓得。

  面对陌生的腺病毒,一脸蒙圈的不止她一个。“没想到这种病毒比流感还厉害,”她的孩子不幸留下了后遗症,每一次喘咳发作都可能是凶险的征兆,预后连医生心底都没数。

  加入了全国的病友圈,才知道比她孩子严重的大有人在:“N进宫”的ICU常客,靠呼吸机续命,不知还能坚持多久,更悲伤的家庭花了五六十万,用上了人工肺,孩子最后还是无力回天。

  每一轮的感冒发烧大流行,背后多半是病毒作祟。病毒的种类很多,大家比较熟悉的呼吸道病毒是流感病毒,孩子反复高烧首先怀疑是否流感了。

  而腺病毒是另外一个大类的病毒,闯入家长的视野始于今年年初,杭州妈妈发布的一条紧急求助消息:五岁男孩“小屁蛋”因腺病毒感染重症肺炎已身处ICU数天,急需寻找有感染过腺病毒治愈的O型血血清志愿者提供抗体。

  此消息引得舒淇等明星深夜转发。在热心救助患儿的同时,家长纷纷打听,“以前从没听说过腺病毒,是新型病毒吗?”

  腺病毒(Human adenovirus,HAdV)是一种DNA病毒,但不是新病毒。其由来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是医生在呼吸道感染患者的扁桃腺中发现的,所以命名为“腺病毒”。

  随后在世界各地、不同年龄人群身上看到腺病毒的传播和致病,但没有一次像流感病毒那般引人注目。

  2019年似乎是个转折点,沉默的腺病毒突然活跃起来。我国多地儿童腺病毒感染高发,重症死亡病例不时被曝出。

  还差三天就满周岁的小宇,不幸中招。6月7日起病,从突然高烧39℃开始,伴有轻咳。恰逢流感季,又是麻疹流行期,小学、幼儿园生病请假的孩子特别多,甚至有的班级都停课了,各大医院儿科人满为患。

  “晚上9点来到医院儿科,只有2个医生,凌晨两点才瞧上病,待开单抽血检查,等拿到结果已经凌晨五点多。”徐娜说,验血发现有轻度细菌感染,给开了抗生素服用。

  小宇吃了退烧药,体温能降低,但药效一过,体温又回升至38.5℃以上。与此同时,咳嗽越来越严重,一咳就容易呕,呕出一滩的白色痰液,还鼻塞 、流涕。

  6月10日,徐娜再次带孩子就诊,这回医生怀疑是流感,吃了奥司他韦两天,没有好转,咳嗽持续,12日拍胸片发现孩子已是肺炎。

  “这是离家最近的大医院,医生建议我们住院治疗,但明确表示没有床位,且收治了很多麻疹患儿,传染性强,让我们去其他医院看看。”徐娜和先生带着孩子又跑了两家医院,包括儿童专科医院,都是建议住院,但都没有床位,要登记等候。

  在紧张的大城市医疗中,能否顺利住院很多时候要拼运气。看着怀里不时咳嗽的小脸蛋,呼吸时发出呼噜噜的杂音,徐娜担心孩子病情急转而下,不得已托人找了关系,终于6月14日联系到一家有床位的三甲医院。

  广州一家三甲医院儿科急诊贴出的候诊提醒:看病难,儿科看病是难上加难!/ 南风摄

  入院后第二天,呼吸道病原体检查提示,小宇的腺病毒抗原检测阳性,确诊腺病毒肺炎。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于力向39深呼吸(ID:shenhuxi39)透露,“以前很少见腺病毒感染,近年来儿童腺病毒感染明显增多,在今年格外突出,腺病毒成了呼吸道传染病的主导病毒。”

  这并非个别的医生感受,从7月20日到8月2日短短半个月,广西医科大学附属武鸣医院及武鸣妇幼保健院累计报告腺病毒感染多达101例。

  腺病毒是一个大家族,可划分为A-G共7个亚属,目前已发现至少90个基因型别。其中,与呼吸道疾病相关的腺病毒主要为B、C和E亚属腺病毒,在南方春夏之际多发。儿童是腺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群。国内近年的临床调查发现,6岁以下的腺病毒感染者占九成,其中一半为2岁以下的婴幼儿。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儿科主任医师熊伟表示,人腺病毒感染潜伏期一般为2-21天,平均3-8天,潜伏期和发病急性期传染性最强。这种病毒主要通过飞沫、粪口途径及接触患者的污染物等多途径传播,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

  中招腺病毒感染,最常见的症状是急性发热,同时伴咳嗽、咳痰、咽痛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但是与普通感冒相比,腺病毒感染与流感一样会导致持续高热、咳嗽、精神萎靡,容易导致肺炎,一般通过抽血查病原体来诊断。

  但小宇发烧咳嗽一个星期,看了三家大医院四个医生,“除了拍胸片、查血常规,不知为何没有一个医生提醒我们查病原体。”徐娜说,也许连医生也不大了解腺病毒吧。

  小宇从腺病毒感染到进展成肺炎,不过短短数天。主诊医生告知,腺病毒感染比较麻烦,治疗时间较长。

  腺病毒,能攻击人体的多个器官,包括呼吸道、眼鼻耳喉、心脏、肝脏、胃肠道等,可以导致多种临床表现和疾病,包括呼吸道疾病(如普通感冒、支气管炎、肺炎等),消化道疾病(如腹泻、胃肠炎等),眼结膜炎,膀胱炎和神经系统疾病(如脑炎等)。

  其中,有20%-40%的腺病毒感染者发展为腺病毒肺炎。39深呼吸(ID:shenhuxi39)走访了解到,2019年以来,全国部分地区儿童腺病毒肺炎病例比往年有所增多。这种疾病是儿童肺炎中较为严重的一种类型,多发于6个月至5岁的儿童,尤其以2岁以下幼儿居多。

  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印发了《儿童腺病毒肺炎诊疗规范(2019年版)》。/ 国家卫健委官网截图

  “每天输液+雾化,点滴是氯化钠、盐酸氨溴索、葡萄糖、维生素B6、维生素C等以止咳化痰为主,拍背促排痰,口服孟鲁司特钠,高烧时吃退烧药。”徐娜也咨询了另外两家医院,得到同样的治疗方案,也就放心了。

  比起细菌感染,有各级别的抗生素作为杀手锏,人类在病毒面前稍显无奈。“对于腺病毒,全世界范围内没有特效药,”于力告诉39深呼吸(ID:shenhuxi39),一旦腺病毒感染,治疗也就是对症治疗。

  通过8天的住院治疗,小宇病情终于控制稳定,可以出院了。“出院时,医生给开了点止咳化痰的口服药,并没有特别交待的事项,也就没再继续做雾化。”徐娜说,本以为就是一个普通肺炎而已,出院就好了,哪知道是噩梦的开始。

  出院一星期,小宇又开始咳嗽,吃了药还是反复不好。因为孩子不发烧、精神也还好,徐娜和先生都未引起警觉。直至7月20日,想给孩子吃点中药调理一下肺,于是挂了儿童专科医院的一个中医大夫的号。

  整个就诊过程,张静反复跟她强调了三句话,每一句都触动她的神经,对孩子的病隐约不安。走出诊室后,她赶紧掏出手机用微信预约了一个呼吸专家特诊号,第二天就能看诊。

  不幸言中,小宇因腺病毒感染留下了后遗症。CT增强报告显示,双下肺小气道病变,确诊为闭塞性细支气管炎(简称BO)。随后的肺功能检查证实,qq免费刷钻软件下载 刷钻卡盟大全网址 qq永,患儿呼吸功能异常,存在轻中度阻塞性病变。

  文献报道称,BO是重症腺病毒肺炎后常见的后遗症。这是一种不可逆的肺部损害,治疗时间将以年来计算,预后不乐观,很可能影响上学、生活不能自理。

  腺病毒后遗症BO的治疗漫长,稍有不慎易转危重。这是一位家长发在病友群的详细医嘱,供参考。/ 南风摄

  为了治孩子的病,徐娜四处打听,并加入了全国的腺病毒群、BO群。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孩子已属不幸中的万幸,比他们严重的有太多太多。

  “腺病毒太恐怖了,”与徐娜同城的萱萱妈,对腺病毒心有余悸。她的孩子在2月因腺病毒高烧昏迷四天,抢救了两次,住了半个月的ICU,转了一次院,打了七支丙球,还好孩子挺过来了。

  “但这个病毒食肺很厉害,孩子的右边肺损伤了三分之二。医生特别叮嘱近几个月千万不能让孩子感冒,万一感冒又要上呼吸机。” 萱萱妈说到。

  病友群中, 26岁的武汉妈妈小美表示,孩子2岁9个月因腺病毒感染九死一生,“在ICU里面待了43天,插管呼吸机20多天,无创呼吸机20多天,转到普通病房又治疗了一个多月。”她表示,靠着多联+大量激素冲击,配合不断的纤支镜肺泡灌洗和呼吸机支持撑过危险期,治疗腺病毒前后已经花了40万。不堪重负的医药费,让小家庭摇摇欲坠,家中还有一个二宝才一岁半。

  正当徐娜在认真跟两位妈妈交流的时候,突然一个孤独鸟的微信头像跳出来,说,“我的宝宝没能治好,被病魔折磨死了……”在病友群亲耳听到的悲伤,要比从新闻报道获知的难受一百倍。

  腺病毒已经带走了群里的多个孩子。谁也说不准,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就是下一个?

  被腺病毒击中的孩子,都是不幸的,而留下后遗症BO的孩子,更是可怜的折翼天使。

  闭塞性细支气管炎BO,是小气道损伤后炎症及纤维化引起的慢性气流阻塞的临床综合征,不可逆转,也无法根治。BO导致患儿活动受限,主要表现为反复持续咳嗽、气促、喘息、呼吸困难及活动不耐受,严重威胁儿童的健康。

  左图为正常细支气管,右图为BO患者的细支气管:细支气管壁由炎症引起纤维化增厚,导致气道管腔狭窄。/ 资料图片

  有研究报道,47.5%因腺病毒肺炎住院的儿童在5年随访中发展为BO。在家长看来,很多BO的孩子是被耽误的,缺乏经验的医生未能在腺病毒治疗中给予足够的提醒。

  39深呼吸(ID:shenhuxi39)走访了解到,儿童BO的治疗尚处于探索阶段,迄今为止没有世界公认的治疗准则。医生们凭借各自对疾病的认识和治疗经验,给患儿诊治,效果差异大,误诊误治频频发生,不少BO的孩子长期被误当哮喘来治,迟迟得不到确诊。

  BO患儿的父母唯有采取自救,自发建起病友群,抱团取暖。许多家长不惜千里万里,带着孩子远赴北京、上海、广州治病。北京的赵顺英、刘秀云,广州的陈德晖、印根权、芦根、江文辉等几个名字经常在BO群出现,他们是家长心目中的BO治疗权威。

  小孩遭罪,大人受累。由于BO没有统一的诊疗指南,且病情变化快,容易转危重,预后不确定,患儿家长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不乏患上抑郁。一位厦门的妈妈称,“受不了从早到晚提心吊胆的日子,忽然很想带着娃自杀。”

  腺病毒导致的后遗症BO,尚无统一的治疗指南,BO患儿的父母自发建起病友群,抱团取暖。/ 病友群微信截图

  所幸,有越来越多的呼吸领域专家开始关注B0孩子,研究BO。有的医生一听说是BO患儿,甚至会开绿灯提前帮忙看诊。江文辉自建了一个BO患者群,叫做自由呼吸,只要孩子确诊BO,她都会邀约家长进群,方便给予用药、复查、就诊指导,目前已经有60多号人。

  感染腺病毒的孩子本身免疫力较差,腺病毒肺炎是重症肺炎,引起的肺部改变可以理解为是病毒侵袭肺留下的疤痕。如果孩子的肺功能尚好,肺有疤痕也不用太担心,她鼓励家长要有信心。

  在腺病毒群,一位妈妈发出来一叠病危通知书,她家孩子因腺病毒感染进了ICU,从2月签病危通知书一直到四月底。/ 病友群微信截图

  目前BO虽无统一治疗规范,但研究表明,早诊断、早治疗可以阻止BO的进程。湖南省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钟礼立教授称,儿童BO的治疗多采取持续应用糖皮质激素和支气管扩张剂配伍,辅以其他对症、支持处理,强调多学科协同治疗。

  在江文辉看来,抗炎治疗是主要的治疗措施,“乙酰半胱氨酸口服治疗和布地纳德雾化是治疗BO的标配,若有咳喘,则加入相应的雾化药,有其他症状进行对症处理”。

  徐娜和孩子在BO治疗路上已经坚持了三个月,转眼进入秋天,早晚温差大,孩子的病情有所反复。

  病友群里的江西湉湉爸,不得已为发起了轻松筹。“呼吸机一直撤不下来,准备转去北京儿童医院,救护车已经联系好。”得知消息的BO患儿家长,想方设法帮助湉湉爸顺利就诊。

  BO病友群里的江西湉湉爸,因女儿腺病毒感染多次入院抢救,导致严重后遗症BO,不得已发起了轻松筹。/ 病友群微信截图

  “我知道有两个和我们病情一样的孩子,一个已经没有了,一个还在坚持,但我一定能坚持下去。”湉湉爸相信女儿一定会好起来!

  武汉妈妈小美在群里鼓励大家:“那么难的生死关头都过来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管怎样,孩子至少还活着,还在身边,万一哪天出现医学奇迹呢!”

  [1].两家医院上报101例 腺病毒感染又双叒叕来了.基层医师公社.羽兮,2019.8.

  [2].腺病毒感染诊疗指南[J].全军传染病专业委员会,新突发传染病中西医临床救治课题组,解放军医学杂志,2013,38(7):529-534.

  [3].儿童腺病毒肺炎专家共识(2015).北京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贾鑫磊,钱素云教授.

  [4].闭塞性细支气管炎的治疗.湖南省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钟礼立教授.

  [6].人腺病毒感染疾病防治知识问答.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9.6.


香港六合数字| 神算子看图中特七十期| 横财富超级中特网香港| 通天报正版图2019官网| 小鱼儿高手论坛| 刘伯温慈善研究资料| 世外桃园藏宝图 世外桃源图片| 金鸡六合高手坛| 情报策略论坛| 香港马会资料|